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贡献度

当前位置:金誉彩票网注册 > 贡献度 >
贡献度

而期间居民部门占比不断上升

  (3)法定存款准备金率r的变化对M2变化的贡献度呈不断上升态势。法定存款准备金率r在2012年之前贡献率基本为负值,之后逐步转正。

  银行自营非标和调整项对于M2的拖累趋势确定。银行自营非标的下降是近年来M2变化的主要拖累项,未来自营非标等依然受制于监管改革影响,对M2或将依然负向贡献,但是鉴于本年度基数较小,因此未来的拖累程度或将减小。

  贡献率公式为?X/?M,为求得连续贡献率以便观察其变化,我们采用月度数据,计算月度数据的年度滚动变化,如?M为M2由2017年11月到2018年11月变化,?H为居民部门2017年11月至2018年11月变化。企业、居民、外汇占款、自营非标调整项对M2变化贡献率之和为100%。

  企业部门结构变化不大,中长期贷款有所上升。企业部门贷款主要由中长期贷款、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组成,由于融资租赁和各项垫款占比较小,暂不考虑。2015年初中长期贷款在企业总贷款中占比53%左右,2018年11月这一比例已经上升至59%,短期贷款占比则由42%降至34%。

  (4)超额存款准备金率e的贡献率与基础货币B的贡献率走势基本一致,也即基础货币投放较多的时候,超储率相对较高。

  (1)企业部门和居民部门是M2最大的拉动项,2017年来贡献率大幅上升。2010年以来,企业和居民部门两者对M2增速的贡献率之和在70%-120%之间。2017年以来贡献率不断上升,由2017年1月的70%升至2018年11月的120%。与此同时,银行自营非标和调整项不断下降。

  二是企业对广义货币的贡献率有所下降,有上升空间。根据我们的经济周期模型,2017年末经济进入衰退前期,相应的企业中长期贷款的贡献率开始下降。相对于居民部门来说,未来企业有一定加杠杆空间,对广义货币M2的增长有带动力。

  由货币乘数的公式可知,货币乘数主要由B基础货币、c现金比率、r法定存款准备金率,e超额存款准备金率、o其他存款比率。其中,c、r、e和o的分子分别为M0、法定存款准备金、超额存款准备金、非存款性金融机构在央行的存款与各金融机构库存现金的总和,分母均为由商业银行体系派生出的广义货币存款D。

  各决定因素对货币供应量的影响不是简单相加的,且各变量的变动也是非连续的,故考察各个因素对货币供应量的影响仅能采用近似估算的对数分析方法进行。取对数后数据会更加平稳,消除了模型的共线性和异方差性。

  (2)基础货币B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r是货币政策调控的两种基本手段,这两种基本手段基本上呈现反向关系,也即在动用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时候,投放基础货币就会相对减少。

  从资金来源的角度,广义货币供给M2的源泉可以被分为“货币”和“信用”。前者依赖于央行真实发行的货币,而央行的货币发行主要源于其外汇占款的增加,后者主要与商业银行的经营行为有关,是商业银行基于资产扩张而创造出来的信用货币,主要包括对其他非金融机构债权和对其他居民部门的债权。综上,M2可以简单归纳为:

  自2015年来最近的一轮房地产周期存在明显的“厚尾”现象,也即房地产周期延长,导致居民杠杆率不断上升。本轮房地产周期货币政策和房地产政策同时放松,加之棚改货币化等政策的实施,作为前瞻数据的房地产销售厚尾时长达到31个月以上。尤其三四线城市销售出现“双峰”现象,房价出现一定程度的超涨。2017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销售增速和居民中长期贷款贡献率下降,居民部门对M2增速的贡献率也有所减缓。

  (5)外汇占款2018年以来拖累逐步缩小。外汇占款对M2贡献率2015年之后转负,直至2016年11月降至最低点-21.1%,之后保持逐步上升,2018年全年位于-2%-0%之间。

  M2=外汇占款+商业银行对非金融机构债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8-27 21:54   【打印此页】  【关闭
http://hitcine.com/gongxiandu/991.html